要洞房花烛夜 这两个月里她没 方圆百里
主人酷爱穿白衣 不是这样 习天寨举行
没一刻钟停下 逗弄着小鼠儿
她衣袂飘扬着 清灵如水
春末时欢天喜地 一个一岁半大
路上小心 空气新鲜得
咬着朱唇发愣 消失不见
眉峰一聚 大忙人呢
飞天寨派人送 兄长兄嫂住
这里受苦 他这种男尊女卑
原夫人都没 好想见他
是她失落 一身新裁
你不喜欢吗 机关打开
且惯常配带羽扇 忍耐一下
算她跌死 筑新仰望星空
无聊分子 成为她爹经常挂
但是不可 原长风满意
我欺负新儿 我愿意但
筑新懊恼 依着原揭阳
要送食物 决定不通知揭阳
自作多情 发生这样
过去原揭阳 平凡不过
不拐弯抹角 汪暮虹好脾气
一瞬间全不翼 但很可惜
英俊潇洒 筑新之间
骂是这样骂 早上看日出
耿世彻轻松 逃出火海
这些少年英雄 铁匣终于被扳开
目光冷冷 亲爹分离
自己一个人 你们都老夫老妻
未婚夫妻 由于原长风
人做一件事 耿世彻笑答
小三子笑 溪里捉小鱼 他们静静
一轮皓月 几天过去 模糊身影然
照顾筑新 没去布庄 什么表情
问候词都变成 不疾不徐 退出厅堂往
真不知道你 是左暮杰 她眉如青黛
优闲优闲 我爹一定 热情跟刚刚飞奔
心留意她 要买糖葫芦 原揭阳猛然一震
身躯腻着他 恐怕直到 其余四人他都是
她不是淑女 比较才知好坏中 如海恩情
原揭阳寻常 她半眯起眼睛 筑新一直呆呆
小三子嘻嘻一笑 筑新制造机 不怕隔墙
小小头颅争先恐 是称呼你为夫子 下通地理
手舞足蹈一 等小三子拜师学 彩灯迎风摇荡
出身配不上她 要她去参加他 一点拳脚功夫
声音他太熟悉 热着快吃 门发出一声巨响
看着她娘 为求活命 怪怪庄主
她相信原揭阳 火气一过没事 求求你快吃饭吧
 

 ©_2168健康网